• 成都癫痫
  • 成都癫痫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

中国卒中病例占全球41%?10大危险因素大揭秘!

1553153953 来源:未知 点击:59

  1 触目惊心!中国又夺全球卒中冠军?

  就在不久之前,NEJM就曾发表过一项基于GBD 2016年数据研究[1],统计了1990-2016年全球各国各地区终生卒中风险。结果发现,全球成年人25岁后的终生卒中风险26年来相对上升了8.9%,达到24.9%,而中国更是被“点名批评”,中国人总体及男性终生卒中风险双双夺冠,均高达40% (全球终生卒中风险中国夺冠,10个人里有4个这辈子逃不过!)

  

  而最近发表在Lancet Neurol上的文章及评论[2,3]也是毫不客气,又把中国扶上了全球卒中的头把交椅。这项研究继续采用了GBD 2016年的数据,报告了1990-2016年的全球各个国家/地区的卒中发病率、患病率、死亡率、寿命损失年(YLLs)、失能生存年(YLDs)以及由YLLs与YLD是加和得到的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s)估计数据,全景式地展现了全球卒中的疾病负担。此外,研究还根据社会人口指数(SDI)将全球分为5个等级,以分析国家/地区的社会发展情况对卒中的影响。

  研究指出,卒中是全球第二大死亡原因,仅次于缺血性心脏病,每年分别导致260万名女性和290万名男性死亡。其中,270万人死于缺血性卒中,280万人死于出血性卒中。

  此外,卒中也是全球造成DALYs的第二大原因,2016年造成的DALYs高达11.16亿,较1990年的0.95亿明显上升。2016年全球共有卒中患者8010万例,其中女性占4110万例,男性3900万例,84.4%为缺血性卒中。

  研究显示在55岁之前,男女的卒中发病率相近,但在55-75岁的人群中男性的发病率明显高于女性。卒中对于40岁之前的人群而言,造成的YLL和YLD非常低,之后则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显著增加,由于卒中的死亡率较高所以YLL的增长比YLD快得多。此外,随着SDI达到一定程度,其继续上升与DALYs明显下降有关,提示随着社会经济情况的发展,卒中能够得到更好的救治。

  报告中特别提及了中国的情况,指出在2016年新发的1370万例卒中病例中,中国独占了555万例(中国551万例、中国台湾4.5万例),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全球卒中发病人数最多的国家。同时,中国还是全球卒中年龄标准化发生率最高的国家,高达354例/10万人,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一发病率在1990-2016年期间还上升了5.4%。

  2 欲知详情,中国综述带来更多数据!

  最近同样发表在Lancet Neurol的中国卒中综述及评论[4,5]则为我们提供了中国卒中更详尽的信息。这篇综述由Lancet Neurol发起,邀请了中国卒中领域中最好的临床研究者组成作者团队,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牵头,全面分析了中国脑卒中防治领域的最新研究证据[6]。

  综述指出,我国脑卒中的发病率过去20年呈上升趋势,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致,而与发达国家的下降趋势相反。卒中相关的危险因素呈现北高南低、农村高于城市的特点。此外,最令人担忧的是中国脑卒中的发病年龄较发达国家要提前10年左右(65岁 vs 75岁),这可能与中青年人吸烟饮酒等不良生活习惯相关。

  在卒中类型上,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也有其自身的特点。中国急性脑小血管病比例较高,脑出血患者占卒中的比例可达24%,小动脉闭塞型脑梗死或腔梗在缺血性脑卒中的占比高于发达国家(> 30% vs 20%),脑梗死患者伴颅内动脉狭窄的比例较高。心源性脑梗死在缺血性脑卒中的占比(10%)较低,但这可能是由于房颤诊断不足所致。

  不过,随着近年来中国脑卒中循证诊疗指南的推广应用及诊疗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脑卒中的死亡率在最近20年来并没有明显的上升,改善了脑卒中患者的结局。不过,脑卒中的发病率依然不断攀升,这可能意味着中国的卒中负担还将继续上升。

  在城乡之间,近10年来城市居民脑卒中患病率呈平稳趋势,而农村患病率显著上升,并在2013年达到城市水平,同期脑卒中病死率农村持续高于城市。

  不同地区之间,东北脑卒中危险因素控制不佳以及西南的医疗资源相对不足是较为突出的问题。在不同疾病之间,中国卒中患病率仍高于心血管疾病,但卒中相关的医疗资源可及性及质量指数(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 Index, HAQ)却在32个可防治疾病中居倒数第2位。

  面对这样的情况,难道我们还是按兵不动?不,我们已经行动起来了!

  3 坐以待毙?从预防到护理全面发力!

  在NEJM的统计报告发表[1],中国被“点名批评”之后,最近来自首都医科大学的文章在BMJ发表[7],阐述了中国在降低卒中发病率和改善卒中护理上的努力。

  文章指出,中国的老龄化是脑卒中发病、患病和死亡增加最重要的原因,但卒中预防和护理的改善已经初显成效。

  在过去的100年来,控制风险因素和持续投资公共卫生项目的措施已经成功使美国的卒中风险下降。而在中国也有一系列的预防中风的公共教育和初级预防措施。

  研究显示,2002-2012年中国高血压的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分别提高了16.3%、16.4%和 7.7%;糖尿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也分别提高了36.1%、33.4%和30.6%;1996-2012年,烟草使用下降了7.2%。而这三项也正位居中国卒中五大危险因素(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肥胖、吸烟)之中。

  BMJ的文章[7]指出,改进卒中的预防质量似乎是降低中风负担的成本-效益较高的方法,而在中国卒中综述[4]也同意这一看法,希望能为卒中提供更多的科研投入、获得全社会的重视,为民众普及卒中科学知识,并为各个不同地区开出了预防卒中的“处方”:

  “处方”

  中国东北地区:采取更多如公共教育、筛查和监测在内的各种行动来控制高血压、吸烟和大量饮酒,促进低钠饮食和更多水果蔬菜的饮食;

  中国北方地区:在控制高血压的公共教育方面采取更多的行动,以广告监管和膳食指南促进低钠饮食和更多水果蔬菜的饮食;

  中国中部地区:采取公共教育、广告监管、税收政策等行动来控制吸烟和空气污染,在探索这一地区脑出血高发的机制上投入更多的研究;

  中国西南地区:改善卒中护理的可及性和质量,在控制高血压和空气污染上采取更多行动。

  不过,有些措施(比如控制空气污染)我们自己想做也做不到呀!有没有什么实用点的建议呢?

  4 敬而远之,细数十大卒中危险因素…

  在GBD 2016的报告[2]中指出了两性卒中的十大危险因素。这十大危险因素的排名虽然有所变化,但二十多年来都是这些危险分子把我们拖入了卒中的泥潭!了解、远离这些危险因素,就能让卒中走开,让我们把这些因素都一个个认认清楚!

  而在中国卒中的综述[4]中则更详细地阐述了中国人的卒中危险因素。综述指出,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吸烟、饮酒、空气污染、水果和蔬菜摄入量低、钠摄入量高是中国卒中最常见、但也是可改变的危险因素。这些危险因素的波及面很广,2013-2014年期间影响了中国约3亿成年人。

  其中,高血压是最重要的危险因素,但中国高血压的控制率仅为20%。所以不想卒中,先要知道自己有没有高血压,有高血压就要好好控制。

  同时,中国北高南低的卒中患病差异的症结可能在于吸烟和饮酒习惯的不同,这一区别在男性中尤为明显。所以不想卒中,戒烟限酒就不用多说了。空气污染也是卒中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卒中的死亡率的地区差异也随之而来。

  此外,传统北方的饮食由于习惯摄入精制的谷物和盐渍蔬菜,导致钠摄入量超标,而新鲜的蔬菜水果摄入量不足,改变这一习惯也是避免卒中重要的方法之一。

  最后,让我们再复习一遍。为了预防卒中,我们可做出的改变有[8,9]:

  改变

  不要吸烟并避免二手烟。

  改善饮食习惯,选择饱和脂肪、反式脂肪、钠和添加糖较少的食物。

  保持运动。

  按照医生的处方服药。

  定期量血压并配合医生管理高血压。

  保持健康的体重。

  学会解压,降低压力。

  学会在需要时寻求情感支持。

  定期体检。

  Reference

  [1] The GBD 2016 Lifetime Risk of Stroke Collaborators. Global, Regional, and Country-Specific Lifetime Risks of Stroke, 1990 and 2016. N Engl J Med 2018;379:2429-37. doi: 10.1056/NEJMoa1804492.

  [2] GBD 2016 Stroke Collaborators.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burden of stroke,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Lancet Neurol. 2019 Mar 11. pii: S1474-4422(19)30034-1. doi: 10.1016/S1474-4422(19)30034-1.

  [3] Gorelick PB. The global burden of stroke: persistent and disabling. Lancet Neurol. 2019 Mar 11. pii: S1474-4422(19)30030-4. doi: 10.1016/S1474-4422(19)30030-4.

  [4] Wu S, Wu B, Liu M, et al. Stroke in China: advances and challenges in epidemiology,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Lancet Neurol. 2019;18(4): 394–405. doi: 10.1016/S1474-4422(18)30500-3.

  [5] Brainin M. Stroke epidemiology in China: which are the next steps? Lancet Neurol. 2019;18(4): 325–326. doi: 10.1016/S1474-4422(19)30023-7.

  [6] 柳叶刀. 中国脑卒中疾病负担重,患者发病年龄偏轻. 柳叶刀 The Lancet. 15 Mar 2019. Avaliable at: https://mp.weixin.qq.com/s/_phh7PhcerHObRX8ZogD1g Last assessed on 2019-03-15.

  [7] Li Z, Jiang Y, Li H, et al. China’s response to the rising stroke burden. BMJ. 2019 Feb 28;364:l879. doi: 10.1136/bmj.l879.

医院咨询服务通道

tel

成都汇康中西医结合医院,(原成都晟华中西医结合医院)建院于2001年。至今已走过了12年的癫痫病专业诊疗之【详细】

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