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癫痫
  • 成都癫痫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报道 > >

AJM:抑郁症与抑郁基因无关!450篇论文或成“废纸”……

1559288847 来源:未知 点击:59

  最近两天,中文网络上出现了一条爆炸性的抑郁障碍研究方面的新闻——新的研究发现,过去20年来研究的抑郁基因和抑郁症没有关系!

  这条新闻引起了大量网友关注,甚至不少网友疑惑:“这是不是说明抑郁症和遗传基因没什么关系啊?”

  闹得这么大,到底是咋回事?我们一起来看看原文和行家评论。

  

  01 抑郁症还是受遗传影响的

  这项研究并不是最近发表的,而是3月8日发布在美国精神病学会的官方期刊AJM(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

  研究发表之后,在当时,也确实引发过业界的大量关注,不过理由并不是因为它否定了抑郁症与基因遗传的关系,而是它用扎实的证据“打假”了精神病学研究界在某些基因上搞的一大堆研究。

  为了避免产生误解,文章作者还在文章的一开头强调了抑郁障碍的遗传性……

  02 被“打假”的又是啥?

  中文媒体在报道中提到的SLC6A4只是被研究人员们发现为“以前觉得和抑郁症有关现在验证下来无关”的基因之一。

  在开扒这一堆基因研究之前,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抑郁障碍研究在近20年来的一个背景:尽管精神病学家这20年来孜孜不倦的在寻找各种证据证明被选定的某些基因与抑郁障碍有强烈的相关性甚至发生因果关系,但是,基因学家其实早就认为根本不存在某一个或者某一小撮基因与抑郁障碍有足够的相关性……

  至于为啥后者立场这么明的情况下前者还要持续的投入的去研究,咱们就不展开讨论了。

  总之,在这个前提下,主要来自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这组研究人员,开展了对过去20年来热门“抑郁基因”的校验……

  根据文章第一作者Richard Border对媒体公开的信息,其实这项研究在刚开始,也不完全是奔着“打假”去的,本来,他们也是想要通过一次史上最大规模的抑郁症基因研究,来找找看有没有决定性的基因,以帮助指导患者治疗……

  结果,成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抑郁基因研究”打假。尽管结局不太一样,Border还是挺满意的,他告诉外界:“我们这算是拆穿了长久以来的‘皇帝的新衣’,希望这次研究能给过去这堆抑郁基因研究埋进棺材里,钉上最后一根钉子。”

  所以一开始,他们搜罗热门基因的时候,是想看看里面是不是真有哪个能“中奖”的。这些基因是他们用学术数据库和统计工具搜罗出来的,在1991年到2016年期间,被研究刊发出来至少10次的“抑郁基因”,一共18个——

  上图中是他们统计出的这18个基因各自的研究“热度”,其中,绿色线条代表的数据正是SLC6A4,也是这18个基因当中“热度”最高的。

  其实这也不奇怪,这个SLC6A4可是和5-羟色胺转运有关——它负责编码的蛋白,可以把5-羟色胺从突触间隙转运到突触前神经元。

  因为这个转运5-羟色胺的功能,SLC6A4编码的蛋白是很多精神运动兴奋剂的目标。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该基因被认为影响5-羟色胺的摄取速度,因此,一些官方机构在过去倾向于认为:SLC6A4在婴儿猝死综合征(SIDS)、阿兹海默症患者的攻击性行为和经历情绪创伤的抑郁易感性当中起作用。

  实际上这个观点现在还挂在NIH介绍SLC6A4基因的官网页面上呢……

  由此可见,这批基因过去的相关研究,还是挺有广泛影响力的。

  不过,这次研究的结果证明,即便是上面这种委婉的“经历创伤情绪后”的“抑郁易感性”,也和这些热门基因没有关系……更直接的关系,当然就更没有了。

  03 证据到底如何?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证据,让第一作者可以斩钉截铁的说出过去研究是“皇帝的新衣”并要给这类研究的“棺材板上钉上最后一颗钉子”这么刚的话呢?

  靠的是超大样本量和扎实多样的数据分析。

  文章自身在Discussion当中引以为豪的宣称“这项研究不同于过去的荟萃分析,使用的不是别人已有的数据,而是从大型基因库中获取原始样本,是从头开始进行的研究”。

  研究者取样用于研究的基因主要来自UK biobank和Psychiatric Genomics Consortium,针对不同基因,纳入的个体样本量从62138到443264不等,是到目前为止关于“抑郁基因”样本量最大的研究,从样本数据的证据强度上完全碾压过去的一切已发表研究。

  为了表明证据的可靠性,他们公布了数据采样的全部流程和相关基因库采集基因的全部方法。

  此外,研究者在数据分析方面,采用了在开源机构Open Science Framework预注册的方法进行了统计分析方案的公开。同时为了证实结果,他们采用了多种不同的统计方案来对数据进行对比处理,以确保准确性。

  这种做法也受到了同行的称赞,荷兰Leiden University大学的临床心理学专家Eiko Fried(与论文作者团队无关的第三方)就公开表示,正是由于提前的开源预注册和多样化的统计分析,让他对这项研究的结果“充满信心”。

  以下是研究的统计结果之一,在统计了各基因与患者和健康人的相关度之后,得出了下图——18种热门抑郁基因与抑郁的相关性在1.0左右浮动,也就是说没有正面关系也没有负面关系,反正没什么关系……

  同时,研究者还对比了一些其他的过去已被证实和抑郁无关的基因与这些“抑郁基因”与抑郁的相关性,发现两者没区别……

  换句话说,“抑郁基因”和“无关基因”与抑郁的相关性是一样的,都无关。

  此外,他们还专门研究了“受环境诱导而引发抑郁的基因”是否真的存在这种效果,结果也在上面图中,分别是图中标注的“儿童期受精神创伤(childhood trauma)”和“成人期受精神创伤(adult trauma)”,当然,也显示热门基因没什么作用。

  其实,过去的一些研究,也质疑过“热门基因”的问题,但没有哪一样能像这次这样打得这么狠,证据呈现这种压倒性得优势。

  研究团队呼吁,精神病学研究界是时候彻底放弃研究这种单一的或一小撮基因与抑郁障碍的联系了。他们重申,并不是要反对大家继续研究抑郁障碍与遗传因素的复杂关系,只是这种复杂关系不可能在单一或者少数基因上呈现。

医院咨询服务通道

tel

成都汇康中西医结合医院,(原成都晟华中西医结合医院)建院于2001年。至今已走过了12年的癫痫病专业诊疗之【详细】

快速通道